Meow@随缘更新中

头像源于@夜枭不是夜宵
↓其他请戳


皮肤配对请看置顶,目前正在写知更鸟重置和另一篇
感谢关注,这里喵喵。是写不出想表现感觉的绝对混乱邪恶写手。
容易暴躁。微博 Meow来自北极,指不定会发点日常
裘瓦写手,BG写手,道系暴躁写手,不再写鹿蛛,杰佣只给亲友写着玩。关注慎重,不习惯自来熟_(._.)_ 
天雷无脑杰佣。
踩雷拉黑。

那个什么

我还活着哦.裘瓦还没有脱坑哦

最近只是在忙新的征文比赛和15天安利哦—

嗯、嗯,我会努力在十月底前写完那15天安利的

所以最近会消失来的

不过我还活着哦?!

偶尔写写关于oc的东西。


她仰起头,用几乎要把脑袋背过去的力度,狠狠地,用力的仰起脑袋。下一秒骨头就会刺穿皮肤同嫩芽一般破土而出一般的,紧紧屈起的手指咔咔作响。尚未来得及修剪的指甲紧紧扣住脖颈皮肤,一下又一下猛地向下划动,留下一条条破了皮的血痕,悄无声息的流下了点点猩红来。

她突兀的呜咽出声,仿佛是带了无尽苦痛的小兽那样呜咽起来,又垂下头敛去所有声音的掉起了眼泪。含糊不清的嘟囔起了一个名字来。

无题(裘克x瓦尔莱塔)

#是裘瓦。但是这次有点刻意的没有写出名字

#脑洞源于下午玩蜘蛛到崩溃(.)但我觉得瓦尔约莫在被欺负完了是冷笑着在下次狠戾的把他们解决的类型.

#Violetta-Violet的变迁


  “真可怜啊。”他们露出那样嘲弄的,或是恶意的笑,注视着可怜的匍匐在地的姑娘,语气里满是轻蔑,仿佛当初将她从神神坛上拽下来的,才对她做了过分事件的并非他们一般。连愤怒这样的感情都像是多余一般,姑娘身后的义肢刺入地面,借此发力慢条斯理的起身,拂去身上灰尘,只从那副鸟嘴面具下发出一声冷笑。

  不屑至极。

  跌下神坛?这样的事对她而言不过如此,日后想必能再度攀上。早已同呼吸一般自然的事又...

知更鸟(裘克x瓦尔莱塔)

#是去年的知更鸟的重置,很遗憾似乎这一年没什么进步

#背景一类和去年的知更鸟相同,依旧是裘瓦的双监管

#以上。食用愉快。Ooc注意(忘记写标题了赶紧补上...)

 

 

 

01

  裘克有一只小小的知更鸟。她没有漂亮的羽毛,也没有引人注目的美丽,甚至残缺不全。可他实在喜爱他的知更鸟。他的知更鸟会只为他歌唱,会只向他展示不为人知的一面。如同殊荣一般的只落在他的身上。于是裘克亲吻起病弱的小小知更鸟来。

  他仿着那些表达所谓爱意的方式,一遍遍的亲吻起他小小的知更鸟来。后者咯咯笑着,又再度为他唱起了不知从何处听来...

阶梯(勘探员x梦之女巫)

#摸鱼


  向我展示这些有什么意义吗。蛇尾缠绕上坎贝尔小腿时,他语气不怎么好的,甚至说是有些烦躁的说出了这句话。

  双眼所见是过去经历,甚至还有最后的矿难——天知道这女人(如果她需要的话,坎贝尔或许会称呼她女巫或是名字),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有些烦躁,对于看不出她想做什么这点,对于眼前光景实在让人讨厌这点。

  可她只是轻笑出了声,同平日不可见时所听到的那样,轻轻的,毫无恶意的抬起手,拂去那些骇人光景,又再度向他展示了那深不可见的阶梯来。

  坎贝尔打从心底的,对这个阶梯怀抱着相当复杂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该下去,可又打心底的对那阶梯抱有厌恶感。这种...

风信子(裘克x瓦尔莱塔)

#一方死亡注意,存在遗忘注意

#紫色风信子的花语可以看看

#摸鱼。花吐症有,轻微蛛舞蛛有


01

  裘克患上了花吐症。在最开始,那些紫色风信子的花瓣只会出现在房间的清晨,粗心大意的小丑先生便以为那是从没有关上的窗外飞进来的,拂去了花瓣便再没有下文。

  而后那些花瓣开始时不时的增多起来,观众们只以为那是哭丧着脸的小丑的新把戏,只有幕后的人们发现了什么不对。可他们不愿意说出来——那对他们有什么好处?移开了视线假装不知道,演出于是照旧开始。那些紫色花瓣于是在他的唇边,在他的话语中悄无声息的染上了猩红落在了地上。...


手指(裘克x瓦尔莱塔)

#差不多是情人节的Goat的前传和后续

#不拉到底是糖

#七夕快乐


  ——她的手指上或许缺少了什么。裘克冒出这样念头的时候,鱼线正悄无声息夺走了最后一个人的呼吸。站在猩红花朵中的姑娘神色平静,甚至唇角还带着轻松笑意,就像从未被那般苦痛的夺去生命给影响一样。

  她只是一如既往的扬起唇角,握紧了鱼线,悄悄的单膝跪下,向他们低声道歉。对于什么的道歉?裘克向来都不知道,所以他只是点上烟,静静的注视着低喃着什么的姑娘。末了,她站起身,拂去衣摆上沾染的灰尘,又用那副裘克早就熟悉的表情迈步溜达到了男人身边。

  “...

眼泪(裘克x瓦尔莱塔)

#起因是莫名其妙的悲伤感这种梗

#梦之女巫串场注意

#ooc注意


  瓦尔莱塔醒来的时候,眼里噙满了泪。可她没有发觉,就像是所有刚醒来的人一样,她的脑子迷迷糊糊,甚至混杂了诸多奇怪的东西,这让她无暇顾及有些湿润的眼眶和不知道究竟是存在着什么内容的梦境来。她只是呆呆的望着夜晚的天花板,好像能盯出一个洞一样的,静静的呆望着。

  直到长久睁眼带来的酸涩感让她眨了眨眼,这才让那些液体顺着面颊掉落。没来由的悲伤与黑暗一样,悄无声息的将她吞噬,然后让那股苦痛缠绕全身,留下些许痕迹,最后又悄然蒸发。瓦尔莱塔不知道这份莫名的悲伤是怎么回事,就像是不...

冰(裘克x瓦尔莱塔)

#是宁一/Arish的图的配文

#是这个的p4

#冰冻之心时期注意,私设注意


  为什么会感到悲伤呢?因为温柔对待了这些吗。女孩不怎么明白,她只是将脸贴在冰冷铁笼上,目光呆滞的望向了远处。不会有骑着白马而来的王子,也不会有将她从牢笼中放出的勇者。

  她并非公主,至多是一只怪物。

  于是她闭上了双目,扯起唇角露出嘲弄的笑来。


  庄园里并不平静,即将到来的存在能为这样平静的庄园增加些新活力,求生者们凑到一起窃窃私语,嘟囔着...

7.20Dimension动漫展反图(只有手)
出镜
祭司:原po
先知: @夜枭不是夜宵

大概是
夜枭:这个黑色指甲油有点色气诶...
Meow:来,拍

实际情况
夜枭:这个指甲油,我有点想法
Meow:搞,马上搞,马上来

(づ ̄ ³ ̄)づ鸡笼都关不住水做的我们